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科幻·灵异 ->末日乐园简介
听书 - 末日乐园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22章 比赛开始与龙阿套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热门推荐:、、、、、、、

    h2>  奇妙而轻快的调子,带着清泉淙淙的亮音,合着他独有的干净共鸣,从宫道一的喉咙间里传了出来。虽然很好听,可是雷明在听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没忍住,轻声质疑了一句:“万一那个女孩被……她可是咱们的同胞……”

    调子停了下来,宫道一回头朝他摆了摆手,神色轻松:“你担心什么?如果换做你是一级警备长,你会觉得这是个大事吗?”

    似乎一点儿也没在期待雷明的回答,他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女友的疑心病】,对着房间上上下下地扫了一圈。

    雷明被他的态度堵住了嘴,不由一噎,一边看着他在房间里来回地走,一边皱起了眉头思考。

    仔细想想,如果站在警备长的角度来看,只不过是有一个变异人没被关牢,跑出了胶囊而已,并没有潜逃出去。说起来,恐怕还不如夜场保安玩忽职守、潜入会场来的问题大……

    “可是……”雷明想了想,总觉得不回头看看的话,心里仍有不安。

    只不过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说,宫道一手里的东西忽然叫了一声,他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女友的疑心病】

    大概每个形迹可疑、遮遮掩掩的男人身边,都会有这样的存在吧!当涉及到恋爱时,女人是天生的福尔摩斯,能找到种种简直不可能找到的蛛丝马迹――这一神奇的功能,被提取了出来,成为小范围内寻找特殊物品的绝佳辅助道具。

    ps:只不过,正如名字所暗示的一样,这件物品有时会犯错抓不准,有时会被(花言巧语)蒙蔽过去,算不上是百分之百的可靠。

    “啊,这根头发不是我的,我的发尾不是酒红色……”

    伴随着有几分激动的女声,宫道一在一处墙壁前停下了脚。他抬头看了看,随即笑了。

    ……一级警备长阿利巴此刻丝毫也不知道,他当初认为藏得十分隐秘的一批货物,马上就要落入他人之手了。

    正如宫道一推测的一样,阿利巴尽管愤怒,但并不觉得眼前的事态有多么了不起――尤其是在那个女变异人高声对他喊了这么一句话之后。

    “我说过,我是自愿参加格斗赛的。这个想法,我仍然不变,所以我不会跑。”

    林三酒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正微微地发着颤。她弯下腰,拽起保安尸体的一只脚,朝电网的方向一扔,喊道:“如果不是这个人进来了,我们也不会从胶囊里出来。你不要为难那几个女孩,我这就把她们放回胶囊里去,然后我自己也进去,总可以了吧?”

    阿利巴目光不变,只有他微微上挑的眉梢,流露出他略有些诧异的情绪。可是还不等他有所回应,那个短发的女变异人便果然开始动了――她将其余几个穿好了衣服的,一个一个抱回了胶囊里,最后自己也站进了胶囊,关上了门。

    胶囊自动封锁起来的“咔哒”响声,接连不断地在会场里回荡了一会儿。

    胶囊的门只要一关上,若是想靠着蛮力从里面打开,是绝不可能的――这一点,格斗赛委员会已在许多个以体能见长的男变异人身上做过实验了。见胶囊区内再没有了一个变异人的影子,阿利巴这才淡淡地吩咐了一声:“去将那几个家伙的尸体拖出来。”

    刚才被林三酒那么一扔,干瘦保安的尸体正好落在了滑轨上。

    一个士兵应了一声,刚要动身,忽然被阿利巴又拦住了。“将炮管对准刚才那个97号的胶囊,你们,带上武装。”

    他一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不管对手是谁,不管他们看起来有多弱小。

    不过阿利巴多虑了,因为林三酒只是站在胶囊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士兵们抬走了尸体――这倒让他有点上了心:所谓自愿参赛一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如果真的抱了反抗逃跑的想法,现在大概是唯一的机会,却眼睁睁让它溜走……

    这个女变异人是怎么想的?

    这个念头从阿利巴的脑海里划了过去,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抬出来的尸体上。

    尸体们的死状各不相同,有的是头被切掉了,有的浑身冒血……看起来简直不像是一个人下的手。阿利巴看了一眼干瘦保安青紫血污的脚腕,转头问了一句:“97号什么时候上场?”

    戴了一只单片眼镜的副官,在眼镜框上按了两下,随即恭声答了一句:“明天第一场就是她的比赛了。”

    “给她安排一个二级战力的,别让她活下来。她如果有赞助商,看看能不能撤掉,那些家伙哗众取宠不要紧,免得我们夜长梦多。”

    副官应了一声,刚要做记录,突然从远处爆发起了一阵隐隐的轰鸣,似乎离得不远,连带会场地面竟然也跟着摇晃起来了――阿利巴伸手扶住了差点倒在他身上的副官,脸色早已勃然大变:“快去委员会办公室!”

    话音未落,他已经将副官一把推开,身影如飞箭一般迅速消失在门口,看身手竟然似乎不比一些变异人差。

    副官急得一张瘦长脸都白了,招呼了身边的一队人马,急匆匆也往外跑,一个士兵在后面忙喊了一句“长官,这女人怎么办”,一时竟没有人听见这句话。

    他再翘头一看,已经连自己长官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阿利巴此时哪里还记得薛衾这个人――

    格斗赛会场与委员会办公楼离得不远,当他冲进了二层小楼的时候,脸色不由变得铁青。

    说是二层楼,但只要走进去就会发现,其实楼内是打空的。挑高足有六七米的空间里,错落地漂浮着许多白色半透明的圆球,正是委员会工作人员的办公室。

    往日颜色纯净的白色圆球上,此刻都挂着一蓬一蓬的砖土碎石。

    阿利巴僵着一张脸,缓缓抬头看去。

    外面包裹的墙体已被炸碎,靠近天花板的空中金库露出了冰冷的金属色泽。金库的样子,好像被什么给咬了一口似的,少了一大块,边角很平滑――能够看出来,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了。

    “这、这……”副官吃吃地,话也说不完整了。

    金库里是伊甸园军警部门最近几年从各种渠道搜寻到的特殊物品,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除了军方、政方的当权者们都很愿意收集特殊物品之外,它们还有极其重要的科研价值――如今,竟然一口气都丢了。

    “马上调监控,给你十分钟找出犯人的模样和去向。派五个小队搜索,不,十个好了,能找到金库的,恐怕不是一般人……”阿利巴仰头盯着破碎的金库,好一会儿都没有动,眼珠子渐渐血红。“记住,这件事保密,对上头也不要说,绝对不能漏出去半点风声。”

    上头暂且不说,如果这事被政|府那帮人人获悉,不知道又要翻出多少风浪来。副官知道其中的严重,面色凝肃地点点头,转身便呼叫起了各小队。

    这一夜暗涛汹涌。

    然而监视头里的那两个男人身影,却仿佛是融入了大海的泡沫一般,就此消失不见了。军警部门碍于不好大张旗鼓,在经过几个小时无果的搜寻后,不等天亮就鸣金收了兵。

    虽然收队的时候还没有天亮,但是在集合、训斥、上交武器、换下装备回到宿舍以后,也已经是上午七八点钟了。

    因为处理了会场中几人的尸体,龙阿套的工作要比他的同僚还辛苦一些,当他推开门走进房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肩膀肌肉都在不住地隐隐酸疼。

    室友是另一个连队的,今天休假,此时正抱着一桶小吃靠在椅子上,头箍上的小灯在他眼前投射出了一副图像。龙阿套瞥了一眼画面,发现是新春格斗赛的片头,看看时间,发现果然也差不多该开始了。

    “喂,要不要坐下来一块儿看?”室友朝他喊了一句,喷出了几点白渣。

    如果是往常,龙阿套肯定要嘿嘿一笑,去搬椅子――可是大概被一个晚上的奔波累着了,他无力地摆了摆手,一头倒在了床上。头感觉很沉重,让他迫不及待地想睡觉。

    室友见状,又将眼珠子转回了图像上。

    在龙阿套逐渐昏沉起来的五感里,他模模糊糊地听见室友头箍里传出来的声音:“……这一场,终于轮到了我们97号选手出场……要知道,她可是咱们新春格斗赛这么多年以来,头一个自愿参赛的选手呢……”

    龙阿套撑起眼皮看了一眼,发现昨晚见到的那个女变异人,果然以一个特写头像的形式,映在了这个房间里。

    虽然很想看看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但是他随即便被一股疲累感吞没了,再次闭上了眼睛。

    赛场上,林三酒顶着四周山呼海啸一般的喊声,面无表情地走出胶囊。

    在她身边的女人们里,有一个是昨晚与她见过一次面的;这个姑娘运气好,还不等男人挨近,就被林三酒救下来了。

    尽管她面色苍白、肌肉打战,但眼神倒还仍然清明。她靠近了林三酒,低声说道:“……我叫梨桃,昨晚谢谢你。你一会儿打算怎么办?为什么昨晚不逃走?”

    “我有一个计划,但是只靠我一个人大概不够。”

    林三酒看了她一眼,半晌,低低地说了一句。r1152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