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奇幻·玄幻 ->天启王座简介
听书 - 天启王座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的旅程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村子里的人起得早,几十户人家都是燕莾遗民,胤军入城后将他们从城中地带赶来这偏僻的小村庄居住,村子里的男人虽说没几个,大多都是妇女,但她们都团结地很,一晚上没见这宁瑶回来便急得不行,此时她们听见屋外传来的动静,披着衣裳拿起锄头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睡眼惺忪地探出头去,看着这宁瑶一行三人从自家门前经过,到头来也没有看出一个究竟。

    这宁瑶是出了名的性子温柔,早年当过官府之家的小姐,女红刺绣无不精通,偶尔还会教村里的孩子启蒙识字,但自己的孩子到了岁数也没钱去城里的学堂上课,只能看着她将那几本逃难时带出来的《论道》与《天下宏图》翻了个破烂,这些书对于孩子而言太过晦涩,即便是宁瑶也看不太懂,眼看着这村里几个寡妇都为了生计嫁到好人家中给人做妻做妾,这些年也不乏家中富裕子弟想要娶宁瑶回去做妾,这小娘子都一一拒绝了,除了燕莾女人本身忠贞不二外,而是担心自己的女儿去到别人家被欺负了。

    村里的妇女都探出头来看着宁瑶她们,母女二人看着憔悴不堪,但身边却跟着一个相貌俊俏的小公子,牵着那孩子的手跟在宁瑶后面,这些妇人顿时睁大眼睛看着那小公子,这宁瑶也终于忍不住带男人回来了,这男人……呸,应该是男孩也太好看了吧,尤其那对漂亮的紫色眼眸,跟那神仙一样,宁瑶这是要老牛吃嫩草啊,她们顿时忘了廉耻般可劲地看着,屋里传来自家男人骂骂咧咧的叫声,被她们转头骂了回去,待回过头时他们三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楚瞬召看着那一户一家的木门,很是好奇新鲜,能住在临安城里的皆是非富即贵之人,这样低矮的建筑是绝对看不到,而且他们门前还挂着由贝壳组成的风铃子,晨风一吹铃铃铃地响着,宁瑶在村尾的一户门前停下脚步,楚瞬召站在那扇木门前有些害羞地停下了脚步,那小娘子已经推开了梦,撇头柔声问道:“怎么不进来?”

    有些心神不定的他望着那被土墙包围的石屋,轻声问道:“你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公子,我们本就是战败流民,有瓦遮头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住在这样的地方总比躺在棺材里好多吧?”宁瑶自嘲一笑。

    这石屋门前有一条从小溪分流而出的小水沟,这座石屋就建在离这小水沟旁的土坡上,石屋四周有带篱笆围着,门前的土坡还种着几株辣椒苗,弯弯红红的很是喜人,晨曦越过水沟洒在草屋之外,给这片院落镀上一层漂亮的金光,像是梦里的场景一样。

    楚瞬召深吸一口气,惭愧道:“对不起,你们不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我昨晚是太过恼火方才出手伤人,我毕竟还是胤国人,我知道即便是这样说你也没法原谅我的,而且我还让你丢掉了工作。我和这城里的城主还算是有点交情,在解决了战事之后,我会让她安排你们住进城里去,至少比这地方舒坦多了,我听你说你家的孩子想去学堂上学,我大可花些银子送你的孩子去学堂,并且楼里的事情也可以用银子来解决,也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你……不要怪我。”

    宁瑶低着脑袋,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眼睛越来越红了。

    “哟,宁瑶!带男人回来了?”有个路过的婶子打趣道,身后还跟着一群小鸡,越来越多的人也围了过来,楚瞬召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这样会不会给她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风言风语,他老师左慈曾经说过流言蜚语比利剑更伤人。

    楚瞬召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战争很快就会开始了,这段时间呆在家里那也不要去,等战争结束后我会再来找你,这个玉佩你拿着,如果之后再有士兵来骚扰你的话,你就把这个玉拿出来给他看。”

    他将腰间佩玉塞进小女孩裤兜中,转身要走,小女孩拉了拉他的衣角,楚瞬召仍没有停下脚步,四周的人也开始离去,大概是觉得把人吓怕了不好意思吧,宁瑶柔声道:“公子,我没有怪你,我懂的……对你这样的公子来说,这样的家门的确是进不得,也不好进……”

    少年停下脚步,转身惭愧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娘子从女儿裤兜拿出那个还带着他体温的玉佩,死死捏在手中,眼睛红红:“留下吃完面再走吧,方才听公子说想洗……”

    说到这里她脸红了,楚瞬召想了想,走进了屋子里面,小女孩跟着他走了进来,楚瞬召环视这间屋子,说实话这是他见过最小的屋子,屋里面只有一张床,不过却不显得烦闷,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女孩带他去到左手边的桌子,她由于不会说话只能咿咿呀呀地发出几声,顺便抬头看着这个救了她和她娘的英雄,两人肩并肩坐在凳子上,桌上都是这女孩练大字的字帖。

    “这些都是你写的?”楚瞬召笑笑,女孩用力点了点头。

    “这字比我小时候好看多了,真好看啊这字……”小女孩写下的大字字正方圆,不知是否爱屋及乌的原因,楚瞬召总觉得这些字憨憨可爱,小娘子为楚瞬召打好水招呼他去洗澡,一番清洗过后,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一大碗面条,上面还盖着一个黄澄澄的鸡蛋,撒着翠绿的葱花,看起来和幼奴姐为自己做的面一模一样,还有两大碗白粥放在鸡蛋面旁边。

    楚瞬召也不客气寒暄了,昨晚喝了一通子酒后,此时的鸡蛋面和白粥吃起来竟无比可口,鸡蛋煎得又香又嫩,连两碗粥都被他风卷残云般解决了,两母女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喝粥吃面,楚瞬召像是意识到什么停下筷子:“你们怎么不吃早餐?就看着我吃?”

    宁瑶大概是被这温馨的氛围感染到,嘴角总是带着缕缕笑意:“公子真是喜欢开玩笑,我们这些穷人家一日只吃两顿饭的,没有早餐这一说法的。”

    楚瞬召愣了愣,这世道大多都是穷人两餐,富人三餐,像他以前下午还会有幼奴姐为自己做的红豆糖水,晚上还有各种炒面之类的,只要他想吃。

    “孩子长身体,一天两顿饭不好。”楚瞬召带着些许责备的语气指出,小娘子温婉笑道,笑得有些无奈:“我知道……我知道。”

    他最后放下碗筷心满意足道:“好久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面了,起码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公子又在开玩笑了。”

    楚瞬召委实没有开玩笑,自从幼奴姐姐走了之后,他真的很久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面了。

    楚瞬召擦了擦嘴巴笑了笑,看向那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孩咿咿呀呀地说了两个词,小娘子替她说:“林清,她叫林清,多好的孩子啊,可惜就是不会说话。”

    “你娘说你想去学堂读书?”楚瞬召眯着眼睛问,小女孩小鸡啄米般看着他。

    宁瑶拍了拍女儿的小手,女孩懂事地收拾碗筷回去厨房,眼下又只有他和宁瑶两人了,宁瑶掏出那块玉佩放在案桌上:“公子是个好人啊,昨晚的事情,怕是会让公子惹祸上身吧,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公子了,但这块玉佩实在是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楚瞬召没有看着玉佩,只是深深地看着她。

    这过于炽热的眼神让她心头一跳,脸红了一片。

    楚瞬召平静道:“收下吧,算是我对你们燕莾人的一些补偿,当年胤军入城一事委实恐怖,焚城十日杀民三万,或许其中就有你的家人和丈夫,我不知道为何哥哥允许这样的暴行发生,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至少不会死掉那么多人。”

    小娘子呆呆地看着他,她不懂他说的意思,只是觉得这名公子的权力很大很大。

    楚瞬召继续说:“像你这样的燕莾流民活着委实难受,家中若是存有钱财的大多也让士兵掠夺完了吧,他们抢了你多少银两,一百两,一千两?可你们也没有办法是不是,城中的士兵不会让你们回去燕莾,也不会让你们去胤国,你们比那西临流民惨上不少,在两个国家只见夹缝求生是不是?昨晚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你不好,好好的母亲跑去青楼作践自己,你对得住你女儿吗?若不是这样的话你女儿也就不会受伤,那两个人也不用死了,你带着你女儿两人谋生,一个寡妇一个小哑巴能走多远?我只能帮你们这一次,说不定日后没有机会就没有机会见面了,你女儿想读书这很好,我能送她去学堂让她日后考取功名,别的不说,若是真的考上了,你们母女两人就能搬去临安城住,不管什么流民不流民的,胤国虽在战场上强横,但对读书人总是极尊重的,就当我行善积德一回了,行不?”

    她轻轻点了点头:“不行?”

    楚瞬召哭笑不得到:“怎么就不行了?”

    宁瑶忽然说:“我知道公子是个很厉害的人,也不缺这点银子,但是道理终归是道理,送一个寡妇的孩子去学堂,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

    “谁敢骂我?”楚瞬召轻弹剑鞘,小娘子被他身上那股杀气吓到了,柔柔弱弱说道:“我知道公子很厉害,但公子来这里是要守城的,在军营里一定是很大的官吧,而且方才看见公子身上都是伤痕,这样的事情,不必麻烦公子了。”

    楚瞬召脸色古怪地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其中的缘由,他看着女人欲言又止想了好一会:“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之所以对你和你女儿好,跟我的出身有很大很大的关系。”

    “出身?”

    楚瞬召看着院落里那堆辣椒苗,自言自语道:“我一生下来就没娘,我哥哥姐姐也一样,家里只有一个爹爹和姑姑,除此之外什么亲人都没有,但即便如此我这个家还是很大很大的,仆人成群,田亩多得你走一天也走不完,即便是这样的一个家,很难让我感到温暖。爹爹平时忙于工作没有管过我,我哥哥更是只会喝酒除此之外很多事情都不在乎,说起来那么大的一个家,只有姐姐和姑姑会管我,姐姐虽然老是欺负我,但是我所认识的一切,书文佛经各种道理都是她教我的,这样的一个家里许多人我都不认识,明面上他们恭恭敬敬地喊我名字,或许背后就藏着一把刀子,随时可能砍向我和我的家人,水滴石穿,这样的一个家看似坚固,无法撼动,可是若真的被推动了便会自己坍塌,根本不需要继续施加力量,所以我一直很害怕我这个家被人掏空家底,因为我才要变得更强,比以前的自己更强一些,所以我才来靖南城守城。”

    宁瑶不说话,细细咀嚼他话中的意味,楚瞬召继续说道:“我像你女儿那么大的时候,整天玩闹,练字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觉得天底下我爹爹是最厉害的人,天塌下来都有他撑着。我一直都那么想着,直到自己慢慢长大了,也见识了他许多的辛劳,这一切都是他亲手建立的,为了建立这一切他花费了很大很大的,甚至杀了人,杀了很多很多的人,杀人这种事情杀一次就有用,杀得多了人们只会害怕你,甚至像除掉你,这样一来我爹爹就更辛苦了,家贼外贼都得一起防。前段时间就有个家贼造反了,险些还把我们家底给掀掉了,后来我爹生气啊,除了生气之外更多是懊悔,所以我爹让我来靖南城守城,或许我不会上阵杀敌,但他其实是想磨砺我,让我见识什么是真正的战争,让我看看真正的流民是怎么过日子了,于是我就遇到你和你女儿了,我也看到了,你们过得日子那根本不叫日子,这一路上男娼女盗,卖女谋生,卖身葬父的都有,并且你们没有什么办法去摆脱这样的困境,只能活着,活在这个可怕的当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