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奇幻·玄幻 ->天启王座简介
听书 - 天启王座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卷 王土之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凤求凰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我想告诉你的是。”

    “我不听!我不听!不听不听不听!”她捂着耳朵鼓起嘴来,楚瞬召忽然将脸拉下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没空陪你闹!你好好听着我想……”“我就闹!”叶微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楚瞬召快步走到她面前,扬起手狠狠地拍在她屁股上。

    叶微微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楚瞬召会这样对待她,哭得更大声了,楚瞬召真的害怕这死心眼的丫头将外面的人引进来,连忙捂着她的嘴巴:“我不打了,你冷静一下。”

    “呜呜呜。”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叶微微不知是不是哭累了,将脑袋放在楚瞬召的怀里小声啜泣,楚瞬召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自己的右手满是牙印,这死丫头真是缺心眼啊,对方还在哭,一时有扭头看着他,低哭了一阵子,嘴角忽然扬起一丝弧度,楚瞬召还以为她和自己和解了,忽然又捂着嘴巴哭了起来,楚三皇子真是无奈地无言以对。

    叶微微低低地咳嗽了几声,楚瞬召会意地递来水杯:“喝口水补补泪再哭吧。”

    少女哭得更大声了!

    ……

    ……

    维持了好一会的哭哭笑笑状态,楚瞬召终于确定她不生气了,被这丫头一哭一闹将近弄了整整半个多时辰了,叶微微终于不哭了,只是满脸泪痕,楚瞬召拿来热毛巾为她擦脸,一会被人看着她这副模样,还以为自己对她做了些什么,总之先糊弄过去吧。

    在这个过程中,她哭哭啼啼地告诉自己她在樽国是多么艰难,从小死了娘,直到被父皇记起后才送来胤国当皇妃,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个个都不喜欢她,在这个过程中,楚瞬召一语不发地听着她倾诉,顺便还拿出镜匣为她补了个妆,至少看起来没有那么难看了。

    “我的娘很久之前就死了,留在樽国也是活受罪。”

    “我们总得好好谈谈,不能总是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你。”楚瞬召递给她一张唇脂,少女摇了摇头,大概是嫌不小心吃嘴里苦涩。

    她倔强道:“那又怎样?我从小到大都这样过来的,还不是过的好好的。”

    刚才和他倾诉时,有几件在叶微微看起来无比轻松的事情,在他听起来无比悲痛,像是有把小刀在割自己的心一样。

    “你想别人尊重你,你就先学着如何尊重自己。我不管你过去如何如何,总之你是以樽国公主的身份来到胤国,给我摆出点公主的架子,哭哭啼啼地算什么样?”叶微微呆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拉出一个丑丑的笑容。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至少现在在你看来我就是一个衣冠禽兽吧?”

    叶微微点了点头,两人静对了一会,楚瞬召才说:“对不起……”

    起初叶微微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楚瞬召慢慢凝视着她的眼睛,轻轻摸着她的脑袋:“对不起……还有谢谢,那天晚上你为我挡了一刀。”

    叶微微刚想说些什么,眼泪忽然从他的脸上滚落了下去,他忽然间变得虚弱又无助,少女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好。

    与叶微微的哭腔不同,楚瞬召这种沉默的崩溃更伤人心,叶微微从未见过有人能像他这样不动声色地哭,她忽然笨手笨脚地为他抹去泪水。

    “我在你看来是不是很废物,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他自嘲道。

    “我又没说要你保护。”叶微微嘟囔了一声。

    说起来,他一开始只是想来看看这个女孩,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他的意料之外。他忽然用这种近乎强硬的态度比她和自己谈,此时他不太确定能和她谈些什么,他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她:“我必须把话跟你说清楚了,我是有自己喜欢的人,你忽然跑来插一脚,我也接受了。我不知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来的,我姑且先相信你是没有恶意的。”

    “我是被人卖来的,你懂吗?”

    楚瞬召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女儿卖来胤国,的确是狼王刘康能做出的事情。

    “但我们两个终究还是要结婚,无论是对你亦是对我,一时半会都很难接受,我们两个现在的感受是一样的。”

    叶微微忽然问:“你是说我们两个一定会过一辈子?”

    “我是说我们一定会结婚,没说我们一定会过一辈子。”楚瞬召严肃道,叶微微低下了脑袋,看起来又有点想哭了:“这样啊……”

    “我不想骗你,但我的确很喜欢她,即便她的出身远不如你。”

    父皇那边也好,哥哥姐姐那边也好,若是自己强硬将妤姐留在自己身边,想必哪一边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现在问题最大的还是面前这个小狼女,有些事情他必须跟她说清楚,也算是对她的尊重和自知,他不想理所当然地接受这份无缘无故的爱,逼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孩去爱自己,这样缺德的事情,楚瞬召做不出来,也接受不来。

    至于如何交代这件事,似乎妤姐并没有自己那么多的小心思,或许有,自己没有看出来,总之她是带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面对这件事情,最后怎么处理,就是楚瞬召的事情了。

    他望着窗外的暖阳,远处传来流水声,叶微微终于冷静下来了:“反正……你是打算和她在一起了对吗?我只需要陪你演戏对吗?”

    他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这样很自私,但……对不起。”

    只有他知道这声对不起说地有多无力。

    往日与她相处的时候,自己的情绪是复杂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一直缭绕在他心头上,直到这一刻,两人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下来了,这种近乎虚伪的坦诚相待让叶微微感觉自己就像是楚瞬召手中的傀儡般,最愚蠢的还是自己心甘情愿地去当这个傀儡。

    父皇也好,谢左哥哥也好,这个楚瞬召也好,说到底还是在利用自己的善良。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何必这样处处求人,但楚瞬召今日这样忽然闯进来,最后还打了自己一顿,似乎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抗拒。

    说到底还是孤独心在作怪,女孩宁愿被人粗暴地对待,也不愿被人漠视以对。

    楚瞬召坐在床边,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其实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过得很开心,结婚一事还很远很远好不好?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日后接受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你说呢?’

    他对自己伸出了手,叶微微没好气地拍下,对方也不生气,满脸笑意地等着她的回答。

    叶微微看着那张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始终生气不起来,她眨了眨眼睛,喉咙里发出低低地:“嗯……”

    “这些天城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死了很多人……西临剑库……你听说过西临剑库吧。现在事情变得很复杂,各方势力暗潮涌动,我不知道和平还能持续多久,我能预感到接下来发生的战争……而我们是处于风暴眼中的人,很多人会死,但我不希望你是其中一个,你懂我的意思吗?”

    楚瞬召感觉自己有点词不达意,念叨了半天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叶微微坐在那里,时而思索,时而迷惑,小嘴不确定地发出几声感叹:“懂……嗯,嗯呢……不。”楚瞬召弹了她的额头一下,她的回答立马变得确定了起来:“懂了,我保证我会乖乖的。”

    “真的懂?我应该解释得有点模糊,要不要我再说一遍?”楚瞬召站了起来。

    叶微微忙点头:“懂……我听懂了……”

    “……”楚瞬召将手插在袖子里,静静地看着她。

    现在是非常时期,眼下楚瞬召实在没办法对她做出什么承诺,对叶微微说我们两个以后结婚拜堂洞完房以后,你就一边凉快去吧,与你相比我还是喜欢那个肤白人美温柔可人,偶尔说话带点刺的苏念妤更多一点,似乎也不太好。

    父皇曾经说过永远不要再敌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一旦你的情绪外露,那你就已经输了,可面前的她不是自己的敌人啊,她只是个被远嫁他乡,无助无依的小女孩。

    楚瞬召非常希望叶微微能理解他们现在的情况,

    “要不我再……”

    “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絮絮叨叨的!”叶微微打断了他的话。

    “那我……就当你明白了?”楚瞬召揉了揉她的脑袋。

    “嗯。”其实对于楚瞬召说的话,叶微微还是没有听懂,她只是想摆脱这种尴尬的状态,她从楚瞬召的自言自语中察觉,面前这个少年其实还是在乎她的,只不过自己的忽如其来让他感到困扰罢了。

    她从小便在皇宫里长大,只不过大大咧咧的性格不讨人喜欢而已,正因为不讨人喜欢,她很早就会观察他人脸上的表情,通过对方的喜怒哀乐来判断对方是否值得交往,这不知是一种幸运,亦是悲哀。

    她并非性情凉薄之人,她也会怕冷怕疼,只是想有个人来照顾她而已,那天晚上为他挡下的一刀其实就是一种态度,她还是觉得自己或许有机会走进他的心里,为此她可以先吃些苦头先无所谓。比较面前这个少年很可能是会陪伴自己一生,待到自己白发苍苍,坐在自己身边握着她的手的,或许就是他了,既然如此吃些亏又如何。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去,气氛变得有些暖味,叶微微低着脑袋,轻声道:“其实……我不是故意气你的,我知道你这些天也很累,我听说苏卫胤的事情了,我也知道幼奴姐姐她不好受……对不起了,是我有些无理取闹了。”

    “无论怎么样,我的希望你可以安安稳稳的。”楚瞬召又弯下身子摸了摸白狼的脑袋,叶微微红着脸穿好衣服,楚瞬召忽然将她带到铜镜前,轻声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以前看起来漂亮多了。”

    “还不错。”她扬起鼻子左看右看。

    铜镜中人,眉眼如画,庄丽难言,叶微微没想到自己原来化了妆也那么好看,以后有空得让他教教自己。

    她忽然想和楚瞬召说一句谢谢,当她回过头时,楚瞬召已经消失不见了,这座房间又只剩下她一人,眉间出现一丝隐隐忧愁,无法散去。

    一张墨迹未干的白纸悄无声息地飘落在地上,她弯腰拾起,上面是楚瞬召留下的几行诗。

    “凰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使……余悲?”她喃喃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