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奇幻·玄幻 ->天启王座简介
听书 - 天启王座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卷 王土之下 第一百零一章 父女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关长夜放声狂笑:“如果是你老爹的话,在老夫这镇王之剑下,兴许还有反抗之力,而你不仅慢,而且很弱,很弱很弱。”

    他一脚将楚瞬召踢至角落中,漠然道:“废物!滚回你的临安去,你选择的道路并没有彩虹,永远不要打西临剑库的主意!”

    关长夜的脑子忽然像是被烈火灼烧般疼痛了起来,八年前,他带着关雎离开了他的故国,离开了他的朋友苏顺天,只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最后被她一剑斩断自己右手的经脉。

    苏顺天总是总是抗拒回忆那些时刻,可是他愈抗拒,那些回忆如同阴影般缠上自己,胤国铁骑踏破了西临国的城门,西临无条件投降,随后整个国家被胤军占领。他至今不敢回到西临,也不敢告诉被人他是西临的剑神,他宁愿世人认为他已经死了!他害怕他的同胞质问他西临毁灭的时候他在哪里?记忆中西临充斥着乳白的浓雾、女人在温泉边为对方梳理长发,漫山遍野野山楂怎么都摘不完。

    年轻的他最喜欢抱着长剑坐在树下,眺望着远方乳白胜雪的温泉,那一天他正语气严肃地与村子里的孩子们坐剑论道,当他讲到天花乱坠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轻笑声,他扭头望去,大红长袍的年轻男子坐在白马上,他问自己的第一句话便是:“你会使剑对吗?本殿下现在需要一位能握紧剑的人,是能握紧剑的人!”

    他的衣襟上绣着五条红鱼,温文儒雅,对比之下关长夜就如同乡野村汉般粗野,他遇见了那个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人,后来他才知道他的名字……苏顺天。

    苏顺天他当年贵为西临国的太子殿下,因幼年身体孱弱被西临先皇送至含花湾温泉关修生养息,以琴艺名动西临,十岁便被先皇奉召入朝廷,十二岁大琴宗师范儒来到西临,西临先皇一时兴起令苏顺天与其手过两局,传说那琴师范儒天是那称霸琴坛二十年的天纵奇才,来自南陆的浙汉国,其曲音音细韵,绕梁三日不绝如缕,可惜被那同样以琴技闻名南陆的浙汉皇后心生妒忌,命人斩下他三指,即便如此范儒仍能以七指奏天乐之曲,其曲寡深,琴声高逸。

    据传那范儒与苏顺天坐席弹琴,一手快曲《天变色》听者如痴似醉入桃海,天地久久悬琴音,一曲终止,那筝边的缕金烟枪上仍烟雾缭绕,轮到苏顺天与其对奏,同样弹得是《天变色》与范儒比起更为激昂明快,犹如风雷自云端来,其为真正的天变色,一曲终止,他将身上的红袍如金蝉脱壳般褪下扔到筝上,大红鱼袍上燃起明亮的火焰,这时人们才发现那每一根琴弦在苏顺天的弹奏下变得赤红如火!

    少年时代的关长夜候命与他的身边,随每每听他奏曲便眉飞色舞,一时兴起便会双手舞剑,二人在被西临百姓成为琴剑双花!其琴技当时西临国太子苏顺天为最盛,直到他二十二岁才登上西临的王位,那时关长夜才去北边为其独战北蛮,常常以少胜多,一人二剑战草场,被北蛮汉子称为剑修罗!三年之后,正式踏出西临战天下,独身来到落阳城头斗龙仙。

    但随着西临亡国,苏顺天关长夜等名号都已被世人所遗忘,那琴剑双花的事迹如春后融雪般,前者是天下琴师最为傲人无敌的琴帝苏顺天,后者是唯一敢去落阳城头坐一坐,视那龙王冕下如走蛇的西临剑神。

    可这些事情犹如走马观花般过去,他能向谁诉说他的痛苦呢?每次被西临流民被官吏踩在地上狠狠嘲讽,他都只能拖着伤腿灰溜溜地离开,那些数以万计的西临女孩一夜之间出现在胤国以及天下各大青楼里,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被交易出卖,那些曾经娇嫩似雪的肌肤,在嫖客们日夜的揉捏下渐渐变得如同脱水的死肉般,他不想看见……

    “带着关雎离开庆国,永远不要来见我……你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不想亲手杀死你!”记忆中的红衣女人说。

    他拎起楚瞬召的衣领将他扔到庭院里去,此时苏念妤正安慰那伤心的女孩,忽闻一声巨响犹如晴天霹雳,二人扭头看去,只见那人握紧手中的剑一步一步逼近楚瞬召,当复仇的毒火充斥在他脑中,唯一感到悲哀的是不能在仇恨中活出自己,关长夜缓缓抬头,对着男孩举起了手中的剑。

    苏念妤不知所措地朝着他们跑去,跑得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她挡在了关长夜面前,却被他用肩膀撞到地上,他的眼中只有复仇的怒火。

    “爹!不要!”关雎冲到了他面前,本该是他们父女二人为国报仇,扬眉吐气的时候,可女儿却护着胤国皇子,这个灭掉自己故国的的男人的儿子!关长夜没有像撞开苏念妤那样恼火,而是别过头去,眼中的怒火渐渐变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自责。

    苏念妤抱紧楚瞬召,像是护着幼崽的母豹般,她从怀里拿出一个类似鹰嘴般的哨子猛吹,数十个黑点在附近的楼顶上跳跃着,背负银芒,那些都是楚熏安排在弟弟身边的死士!

    楚熏在他们二人离开临安前找到苏念妤,万般不情愿地将这个哨子递给了她,难得地露出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恳求她要保护好弟弟。

    看来此时死士们不仅尽数出动了,门外响起一阵整齐有序地脚步声,百人轻骑顿时涌入院子里,那领军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三皇子,以及负剑而立的关长夜,不禁勃然大怒:“来人,将这个老头给我拖杀至临安城,让皇帝陛下……”

    话还没说完,自己被狠狠地拎起来,领军不可置信地看着老人,那瘦削见骨的左手何来如此大的力量”,关长夜嗤笑道:“若在老夫伤臂之前,你那万人之上的皇帝陛下也不过是老夫剑下的一缕浮萍!”

    轻骑们取出腰间的连射弩对着老人,小心翼翼地逼近他,形成桶状的包围圈。

    关长夜自负地哈哈大笑,将后背留给轻骑们,任凭那些淬着毒的弓箭对准自己!

    “放下你们手中的箭,我没事!”楚瞬召咳嗽了一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笑脸轻松,

    轻骑们看着主子如同没事人般站了起来,那悬着的心忽然放下,顿时送了口气,关长夜看着男孩冷哼了一身,将领军扔回人群中,他隔着人群看着楚瞬召道:“如果你想将手中的剑势变得更快,你要学会调整体内的息流,王息也好,剑息也好,息流如同小溪般在你的经脉里蔓延,在出剑之前将息流汇聚在你手肘之下,腰部之下,你需要一个重心!并非任由它们在体内奔腾四溢!”

    “谢前辈教导。”楚瞬召恭敬道。

    关长夜从容地笑了笑,将手中重剑朝着楚瞬召掷出,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赤色的宽面重剑被穿重重骑兵。

    楚瞬召忽然有种错觉,关长夜在掷出重剑的一瞬间顿了顿,楚瞬召只觉得那是一片从巨龙身上溅射而出的龙鳞,带着猩红无比的轨迹袭向他的身边,重剑刺破空气的声音短暂而急促,楚瞬召身前的苏念妤一惊,才发现重剑对准的是自己身后的男孩。她想抽出腰间的九雏来击开重剑,可她根本抬不起手臂半分,面前的重剑带着无与伦比的暴力突破层层音障,带来巨大的威压!

    这招是关长夜成名之技之一,有剑一来!

    掷剑本就是最猛烈的剑击,重剑剑身甚至燃起了重重火焰!

    楚瞬召将苏念妤一把拨到自己身后,用手掌夹住了那龙吼般猛烈的剑招,浑源的风暴席卷全场!烈火甚至烧掉了他的白袖,剑锋离他的额头不过半分,他居然用手掌夹住了那面重剑的剑身!

    “小召!”苏念妤惊惶地大喊,楚瞬召身体呈半月状,剑锋静静地指在楚瞬召的眼前,关长夜走到他面前,安然取下重剑站在他的面前,楚瞬召呆呆地站在那里,老人点了点头:“我这一剑只有剑势,没有杀机,不然你早就死在剑下了!很好,你在那一瞬间控制住了息流,将它们引导你的掌心中。”

    楚瞬召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掌心,果然上面没有一丝伤痕,漆黑的息流在皮肤下若隐若现,最后一刻,楚瞬召真的接中了那把剑。

    “在我投掷出那把剑的时候,你能看清楚我挥出了多少招剑招吗?”关长夜笑了笑。

    “一百六十三下,可我不懂你那些剑招。”楚瞬召疲惫地吐出一口气,随后倒在了苏念妤怀里。

    在众人看来,关长夜那一招掷剑不过是简单但却霸道的投掷,在投出那把剑之前,天下各种古流剑法自然而然地在他手中展现,青莲剑宗的“太白剑歌”、武当剑宗的“太乙玄门剑”、南佛剑宗的“神圣剑”、甚至御龙剑流的“巨龙一啸”……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握剑,但那些曾经学过的剑招仍然牢牢记在脑子里,剑招这种东西,一旦习成便会伴随终生,像关长夜这种剑术大师,即便长时间不握剑,如此让他重新挥出剑招,剑招强度仍比那些刚刚习得剑招的人强上数十倍不止,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记住了那些剑招,永世不会遗忘。

    除了练剑之外,很多练习琴艺和书画的人都有感受,习熟之后若无多之脑挥指,在遇某弦或某键之时指当自陈为弦之状或自移剑柄侧,合之时也,指似自己在动,若背出弦之位或谱子则须多时,明人之脑而无识之,而人经久之重使指肌肉生也记。

    老人对着他点了点头:“看来三皇子殿下虎父无犬子,你也算是没有埋没你父辈的勇气,敢用手掌接老夫这一剑的人,你是第二个。”

    “上一个是谁?”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上一个死了,死了的人没有必要问他的名字,如今胜负已经分出,你也该死心了吧。”关长夜将重剑斜斜地插在地上,嗤笑道。

    楚瞬咬紧嘴唇一言不合,就在老人放声大笑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轰——!!

    他们四人刚才一起围桌吃饭的瓦房轰然坠落,引起了人群中剧烈的骚乱,这片空间一时间尘土飞扬,一声巨响过后,烟尘之中冲出了一股炽热的波浪,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滚滚浓烟犹如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那是楚瞬召释放而出的王息残流。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堆的瓦片接连不断地坍塌,碎裂的红砖渐渐化作流星雨般纷纷坠落,毫不留情地砸向了院子里的轻骑们,惊得马匹长嘶不止,殷红的火光顿时四处飞射,关长夜看着自己的家顿时化作一片废墟,大惊失色,他扭头看着楚瞬召怒道:“小子!你!你!你!你看你干的好事!你若不把房子给我重新盖好别想离开!”

    他的耳朵忽然被人揪住,猛力下来,关雎的质问如同暴雨般袭来:“老爹!你看你干的好事!你可知道那人是谁,胤国的三皇子殿下啊,人家好心帮我们赶走坏人,你居然还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他!现在居然还把家拆了!你今夜给我滚这个家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关长夜吃痛地看着女儿:“松手松手,都是这小子惹出来的好事,你怎能能怪爹呢?”

    关雎愣了一下,全然不顾少女形象怒骂了起来:“你心里面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女儿啊,你知不知道做你的女儿真的很累很累,每天要洗衣做饭,每次去外面进货的时候你都不在,我一个人扛着几十斤重的锦缎,回到布庄之后要一件一件地挂起来,你只会在那里打哈哈。”

    “我真的不懂你整天都在想什么,皇子殿下好心帮你治手治腿你拒绝人家,生怕人家加害于你般。西临剑神很厉害吗?你除了会用剑之外还会做什么?你就一瘸腿废人,有谁会想着害你?整天疑神疑鬼的。”

    “别说了。”关长夜低着脑袋唯唯诺诺道,哪有刚才西临剑神的霸气。

    “我真的很讨厌讨厌你,人家的爹会给女儿买糖画,回家会给女儿洗脸扎头发,你呢?你为我做过什么,我将一切信任都给了你,可你总是让我失望。”

    关长夜只是沉默。

    “你连娘都带不回来……”

    关雎哭了。

    “别说了……如果这样说能让你好受些,继续说吧。”

    关雎抹了抹眼泪,推了一把那个如同傻瓜般纹丝不动的爹:“你走啊,你走啊,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爹能去哪里呢?”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看样子平日里也是被女儿骂惯了,关雎扭头离开:“你不走我走,这家也没了,我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苏念妤在楚瞬召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楚瞬召点了点头,来到老人面前:“前辈……”

    “什么都不用说了,是我糊涂了,不该对你下那么重的手,小子,你之前说可以带我们父女去临安的话,还算数吗?”关长夜扭头看向那化作废墟的瓦屋

    “当然当然,我保证你们去到临安城后没人会看不起你们,也不会发生像今天早上的事情,而且我会想办法帮前辈治好手脚的。”楚瞬召说。

    “你帮我去将女儿找回来,我们明日便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青石镇。”关长夜拔起重剑转身离开,轻骑会意地为他让出一条道路。

    “前辈不亲自去吗?那可是您女儿?”

    “她现在不想见到我,我去了她也不开心,还是你去吧……我们这里很久没来过客人了,你来了之后,那孩子今天都很开心。”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