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武侠·仙侠 ->九苍简介
听书 - 九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番外篇 陆平方(续渡生篇)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陆平方觉得他这一生有三件事做错了,三年前帮助莫无念便是其一。

    “陆叔言重了!所谓前途?陆叔以为前途是什么?是成为人的走狗吗?这种前途我宁肯不要!”莫无念声音里透着几分倔强,接着又道:“现在我还不是踏上修行了吗?”。

    “你体内灵台的情况我也知晓!原本灵台碎得七零八落,现在强行拼凑在一起 即便现在叩开四阶灵台,以后落得个同我一样的下场,可是连个四肢健全的平常人都做不了!”陆平方越说越气,却是又咳出一口血来。

    莫无念没有反驳,而是站在原地沉默不语。陆平方说得很对,他现在可以再次修行,的确是将破碎的灵台又拼凑了起来。而将他灵台拼凑起来的却是慕容修。

    陆平方这个人有一点跟慕容修很像,都很神秘,或许在外人眼里他是个病唠鬼,但在莫无念看来却不是如此。

    陆平方并不是赵国人,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人们只知道十几年前陆平方来到赵国,用了很大一笔银两替当时醉梦楼的花魁之一赎了身,而这个花魁也就是陆倩倩的娘。

    这件事当时可谓轰动京都城一时,只是在那之后的不久时间,那位绝世花魁也得了怪病不久去世!

    之后的陆平方再未做过什么惊世骇俗之事,人们再见到,他就成了个整天躺在竹椅上晒太阳的病唠鬼!

    但莫无念清楚得很,在一些修行上的事陆平方知道听书2的不比慕容修少!他私下也曾暗自猜测过,陆平方或许是某个修行宗门的大人物!

    因为他三年前曾见过陆平方拔下石碾子上的剑,只一剑将阴雨连绵、雷火不断的阴郁天地,斩出个朗朗乾坤!

    “唉!你走吧。其实你大可离开京都……何必像颗路边石子躲着呢?”陆平方似乎不怎么待见莫无念,只一盏茶时间就对他下了逐客令。

    “好吧,陆叔,我走。”莫无念也长叹了一口气,似是有些无奈,放下手中带来的两坛桂花酿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救了倩倩,所以这两坛桂花酿我会收下。只是希望以后你也少来这里吧,你我也就此两清吧!你也不欠我什么。”

    莫无念出门时,背后传来了陆平方的声音。

    他听罢,顿了一下,站在原地久久不走。终于,他像是下定决心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无念哥,你等一下。”陆倩倩从后面追了上来。

    原本她今日是极为开心的,她想着、盼着的那个他回来了!只是她也想不明白自己的爹为何会变得不待见他,她记得三年前不是这样的。

    “无念哥,你不要生气,爹近来脾气就是如此,等他过了这一阵就好了。”陆倩倩娇声娇气说着,声音中带着几分歉意与恳求。

    “倩倩,我不会生气。倒是你,去给陆叔再买点什么吧,只喝酒有什么意思?”莫无念笑着从身上摸出一百两放到陆倩倩手中。这一百两正听书3是从李济那儿“借”来的一百两。

    话罢,他便转身要走。但陆倩倩却拉住他的手将他拦了下来。她神情有些犹豫,用着极小声音说了句:“无念哥,你知道吗?我记得爹说过慕容修是不详之人,天生戾煞之气……这话他三年前你不在时说过,现在也会时常说……”。

    “我猜爹会生你气,也和他有关吧?虽然这三年来我和爹常蒙慕容大哥照顾……还有就是,无念大哥!这话你不要随便说出去 爹不让我说的。”说到这,她的声音越发小了起来,耳力稍差一些或是不仔细听的话,就不会听到她讲了什么。

    “你爹是这样讲的?”

    “嗯嗯。”

    “那你觉得她是坏人吗?”

    “不是。平日里我也常受慕容大哥照顾。”

    “那就够了。”

    莫无念说得很简单,不是什么大道理的话,但陆倩倩听着很有道理,她觉得他讲得都是对的。

    “莫无念,你该走了!”正此时,院内传来了陆平方暴怒的声音,他好像更见不得自己女儿与莫无念说话。

    也是他话后,莫无念有种错觉,脚下的石子路仿佛蠕动了一下,也就是一个恍惚间,他发现自己莫名到了离陆倩倩几丈以外的地方。

    他迈步向陆倩倩走去,脚下石子路再次蠕动,他离她却是又远了一步。

    莫无念不笨,他知道这是陆平方动了什么不知名术法要赶他走。其实这术法他到也见过,正是楚琅用过的御物术!听书4只是境界的不一样,陆平方已可拘禁一方天地让自己施展术法!

    “陆叔不想再见我,我自不会多留。”莫无念向着前方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陆倩倩还想继续追上前去,却被陆平方呵斥了回来。

    莫无念刚走出陆平方居所的那条巷子,迎面就看见慕容修站在巷子拐角处,她一身白衣飘逸,一双好看的杏眼微微眯着挑起一些,整个人的神情有些玩世不恭,或者讲像是以及预料到莫无念吃了闭门羹。

    “都对你讲了,你还要去?”就像对着自己不成器的孩子讲的一样,慕容修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责备。

    “还是要去的,不为别的,也要送那一百两银子。他们父女俩过得很苦!”莫无念话语中透着几分倔强,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做法找个理由,可也听得出来,他话里也有几分无奈!那是一种为为陆平方父女俩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奈!

    “可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以后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为你好,也是为他好!”慕容修长叹声说道。

    莫无念沉默不语,他记得慕容修说过,陆平方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才会绝了修行之路,导致修行停滞不前不说,每一次动用术法都会以剩余的寿元为代价。而这次陆平方只是为赶他走就动了术法,是真的动怒了!

    见莫无念神情中带着几分忧郁,慕容修笑着安慰他道:“不过也不怪你,毕竟你犯的可是差听书5点等同于忤逆神明的罪!能活着就不错了!被人不待见也是该的……”。

    “话说,你三年前救的是什么人,到现在你都不知道吗?”慕容修话锋一转,重开了个话题。

    “我也不知道,不过

    若确定是她,也是值得的!”莫无念不确定的话用的确实肯定的语气。这个问题不是慕容修第一次问过起,但他都是如此回答。

    “是吗?那……她是该好好谢谢你!”慕容修半疑惑说道。

    莫无念并不知晓,慕容修说这话时,有那么一瞬间眼中浮现着清明,好似对一切都知晓。

    其实说来惭愧,至今为止莫无念是真的不确定三年前救的是不是那人!但他觉得哪怕是那人的万分之一可能他也要去做!

    “唉!该说你是偏执呢?还是不长脑子呢?你也不算笨的人啊!为了个不确定的人……傻啊!”

    亦同样的,慕容修每次问完事后,都会怼他这么一句。

    而莫无念却笑了起来,这一刻的他,没有了先前眼中的冷戾!倒也真有了少年人的模样。

    ……

    陆平方院子里,陆平方躺在竹椅上,双眼漫无目的望着天空,也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其实他思绪却是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他这许久不曾来人的院子里来了一个少年,正是莫无念。

    一开始,他也只当对方是来院子里找茬的世家纨绔子弟!毕竟有些无聊至极的世家子弟是真的会拿他当年娶花魁的事找些乐子,再不听书6济就是惦记他的女儿陆倩倩。

    少女虽才初长成,可已俨然有了几分她娘的倾国容姿。

    看莫无念穿一身华贵衣袍,他显然也把他当成了那一类的纨绔子弟。好在后来一番接触中,他才发现他生平第一次将人看错。

    少年虽和纨绔们整日厮混在醉梦楼喝花酒,可自己却能做到洁身自好,从不碰那些楼里的姑娘。且他平日里也从不仗着纨绔们捧他而去欺凌弱小,相反少年还常会施舍一些银两给他们。

    据说,少年若是碰到什么穷苦人家,还会送银两到他家……

    至于少年会踏足他院子里,真的就只是听说京都有他陆平方这么个怪人,且生活过得不怎么样就来了!他初觉得这样的人因为这样一个理由来看他,他觉得对方不是傻就是图他什么!

    后来他才知道少年是真的傻!每日来给他陆平方白送银两。

    但再之后更让他震惊的是,少年在修行上的资质也是他生平极少见的!如果说修行界中有人初次修行就可叩开七阶灵台的传闻,他觉得少年也完全可以!甚至是八阶!

    他甚至也有意识想将一身的修行衣钵传于少年!别说区区一个赵国,就是他以前呆过的中渊中三州他也极少见这样资质的人!

    可这一切,都在三年前完了!

    他也实在不敢相信,少年平时那样一个人会做出那样的事,少年犯的罪几乎等同于触犯神明。

    这次相见,他觉得少年有些变了……

    听书1陆平方觉得他这一生有三件事做错了,三年前帮助莫无念便是其一。

    “陆叔言重了!所谓前途?陆叔以为前途是什么?是成为人的走狗吗?这种前途我宁肯不要!”莫无念声音里透着几分倔强,接着又道:“现在我还不是踏上修行了吗?”。

    “你体内灵台的情况我也知晓!原本灵台碎得七零八落,现在强行拼凑在一起 即便现在叩开四阶灵台,以后落得个同我一样的下场,可是连个四肢健全的平常人都做不了!”陆平方越说越气,却是又咳出一口血来。

    莫无念没有反驳,而是站在原地沉默不语。陆平方说得很对,他现在可以再次修行,的确是将破碎的灵台又拼凑了起来。而将他灵台拼凑起来的却是慕容修。

    陆平方这个人有一点跟慕容修很像,都很神秘,或许在外人眼里他是个病唠鬼,但在莫无念看来却不是如此。

    陆平方并不是赵国人,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人们只知道十几年前陆平方来到赵国,用了很大一笔银两替当时醉梦楼的花魁之一赎了身,而这个花魁也就是陆倩倩的娘。

    这件事当时可谓轰动京都城一时,只是在那之后的不久时间,那位绝世花魁也得了怪病不久去世!

    之后的陆平方再未做过什么惊世骇俗之事,人们再见到,他就成了个整天躺在竹椅上晒太阳的病唠鬼!

    但莫无念清楚得很,在一些修行上的事陆平方知道听书2的不比慕容修少!他私下也曾暗自猜测过,陆平方或许是某个修行宗门的大人物!

    因为他三年前曾见过陆平方拔下石碾子上的剑,只一剑将阴雨连绵、雷火不断的阴郁天地,斩出个朗朗乾坤!

    “唉!你走吧。其实你大可离开京都……何必像颗路边石子躲着呢?”陆平方似乎不怎么待见莫无念,只一盏茶时间就对他下了逐客令。

    “好吧,陆叔,我走。”莫无念也长叹了一口气,似是有些无奈,放下手中带来的两坛桂花酿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救了倩倩,所以这两坛桂花酿我会收下。只是希望以后你也少来这里吧,你我也就此两清吧!你也不欠我什么。”

    莫无念出门时,背后传来了陆平方的声音。

    他听罢,顿了一下,站在原地久久不走。终于,他像是下定决心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无念哥,你等一下。”陆倩倩从后面追了上来。

    原本她今日是极为开心的,她想着、盼着的那个他回来了!只是她也想不明白自己的爹为何会变得不待见他,她记得三年前不是这样的。

    “无念哥,你不要生气,爹近来脾气就是如此,等他过了这一阵就好了。”陆倩倩娇声娇气说着,声音中带着几分歉意与恳求。

    “倩倩,我不会生气。倒是你,去给陆叔再买点什么吧,只喝酒有什么意思?”莫无念笑着从身上摸出一百两放到陆倩倩手中。这一百两正听书3是从李济那儿“借”来的一百两。

    话罢,他便转身要走。但陆倩倩却拉住他的手将他拦了下来。她神情有些犹豫,用着极小声音说了句:“无念哥,你知道吗?我记得爹说过慕容修是不详之人,天生戾煞之气……这话他三年前你不在时说过,现在也会时常说……”。

    “我猜爹会生你气,也和他有关吧?虽然这三年来我和爹常蒙慕容

    大哥照顾……还有就是,无念大哥!这话你不要随便说出去 爹不让我说的。”说到这,她的声音越发小了起来,耳力稍差一些或是不仔细听的话,就不会听到她讲了什么。

    “你爹是这样讲的?”

    “嗯嗯。”

    “那你觉得她是坏人吗?”

    “不是。平日里我也常受慕容大哥照顾。”

    “那就够了。”

    莫无念说得很简单,不是什么大道理的话,但陆倩倩听着很有道理,她觉得他讲得都是对的。

    “莫无念,你该走了!”正此时,院内传来了陆平方暴怒的声音,他好像更见不得自己女儿与莫无念说话。

    也是他话后,莫无念有种错觉,脚下的石子路仿佛蠕动了一下,也就是一个恍惚间,他发现自己莫名到了离陆倩倩几丈以外的地方。

    他迈步向陆倩倩走去,脚下石子路再次蠕动,他离她却是又远了一步。

    莫无念不笨,他知道这是陆平方动了什么不知名术法要赶他走。其实这术法他到也见过,正是楚琅用过的御物术!听书4只是境界的不一样,陆平方已可拘禁一方天地让自己施展术法!

    “陆叔不想再见我,我自不会多留。”莫无念向着前方行了一礼后,转身离去。

    陆倩倩还想继续追上前去,却被陆平方呵斥了回来。

    莫无念刚走出陆平方居所的那条巷子,迎面就看见慕容修站在巷子拐角处,她一身白衣飘逸,一双好看的杏眼微微眯着挑起一些,整个人的神情有些玩世不恭,或者讲像是以及预料到莫无念吃了闭门羹。

    “都对你讲了,你还要去?”就像对着自己不成器的孩子讲的一样,慕容修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责备。

    “还是要去的,不为别的,也要送那一百两银子。他们父女俩过得很苦!”莫无念话语中透着几分倔强,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做法找个理由,可也听得出来,他话里也有几分无奈!那是一种为为陆平方父女俩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奈!

    “可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以后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为你好,也是为他好!”慕容修长叹声说道。

    莫无念沉默不语,他记得慕容修说过,陆平方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才会绝了修行之路,导致修行停滞不前不说,每一次动用术法都会以剩余的寿元为代价。而这次陆平方只是为赶他走就动了术法,是真的动怒了!

    见莫无念神情中带着几分忧郁,慕容修笑着安慰他道:“不过也不怪你,毕竟你犯的可是差听书5点等同于忤逆神明的罪!能活着就不错了!被人不待见也是该的……”。

    “话说,你三年前救的是什么人,到现在你都不知道吗?”慕容修话锋一转,重开了个话题。

    “我也不知道,不过若确定是她,也是值得的!”莫无念不确定的话用的确实肯定的语气。这个问题不是慕容修第一次问过起,但他都是如此回答。

    “是吗?那……她是该好好谢谢你!”慕容修半疑惑说道。

    莫无念并不知晓,慕容修说这话时,有那么一瞬间眼中浮现着清明,好似对一切都知晓。

    其实说来惭愧,至今为止莫无念是真的不确定三年前救的是不是那人!但他觉得哪怕是那人的万分之一可能他也要去做!

    “唉!该说你是偏执呢?还是不长脑子呢?你也不算笨的人啊!为了个不确定的人……傻啊!”

    亦同样的,慕容修每次问完事后,都会怼他这么一句。

    而莫无念却笑了起来,这一刻的他,没有了先前眼中的冷戾!倒也真有了少年人的模样。

    ……

    陆平方院子里,陆平方躺在竹椅上,双眼漫无目的望着天空,也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其实他思绪却是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他这许久不曾来人的院子里来了一个少年,正是莫无念。

    一开始,他也只当对方是来院子里找茬的世家纨绔子弟!毕竟有些无聊至极的世家子弟是真的会拿他当年娶花魁的事找些乐子,再不听书6济就是惦记他的女儿陆倩倩。

    少女虽才初长成,可已俨然有了几分她娘的倾国容姿。

    看莫无念穿一身华贵衣袍,他显然也把他当成了那一类的纨绔子弟。好在后来一番接触中,他才发现他生平第一次将人看错。

    少年虽和纨绔们整日厮混在醉梦楼喝花酒,可自己却能做到洁身自好,从不碰那些楼里的姑娘。且他平日里也从不仗着纨绔们捧他而去欺凌弱小,相反少年还常会施舍一些银两给他们。

    据说,少年若是碰到什么穷苦人家,还会送银两到他家……

    至于少年会踏足他院子里,真的就只是听说京都有他陆平方这么个怪人,且生活过得不怎么样就来了!他初觉得这样的人因为这样一个理由来看他,他觉得对方不是傻就是图他什么!

    后来他才知道少年是真的傻!每日来给他陆平方白送银两。

    但再之后更让他震惊的是,少年在修行上的资质也是他生平极少见的!如果说修行界中有人初次修行就可叩开七阶灵台的传闻,他觉得少年也完全可以!甚至是八阶!

    他甚至也有意识想将一身的修行衣钵传于少年!别说区区一个赵国,就是他以前呆过的中渊中三州他也极少见这样资质的人!

    可这一切,都在三年前完了!

    他也实在不敢相信,少年平时那样一个人会做出那样的事,少年犯的罪几乎等同于触犯神明。

    这次相见,他觉得少年有些变了……

    他觉得吧,少年以前就是太善良!有时候太善良可不是好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