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开心武侠小说网 ->奇幻·玄幻 ->我真的不强啊简介
听书 - 我真的不强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八十一章 再遇少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但……还未冲进乱流的中心,就如同一片树叶被远远地抛开,似乎那乱流都不想正眼瞧上南宫夜。

    但即便是被抛出乱流的中心……那也不是一个半步灵境的少年可以抵挡的。

    “啊啊啊啊……”

    肉体与神魂仿佛都在撕裂,但正是这种疼痛让南宫夜无法晕厥过去。

    若是有光线的照入, 可以看到现在的南宫夜已经变成了一个 的的确确的血人,全身没有一处衣衫是完整的,而最“吸引”人的就是哪全身血肉外翻的粉红之色。

    “......”没有一点声响传出,等待着南宫夜的本是凌厉的“刀风”,但此时南宫夜的身形在无形中突然消散。

    南宫夜就如同脱离了这片空间一般,诡异般从无限的黑暗之中消失,留在这片空间当中或许只有几缕破损的衣袖,还有点点的鲜血。

    在消失的那一刻,南宫夜的就已经失去了全身的知觉,而这也就意味着......他飘向何方......甚至坠与何地,他都无法知晓也无法做出应急反应!

    ......

    与南宫夜相反的则是陆岚萱和王萱婷两女......她们不但没有经历极为凌厉的空间乱流,甚至一切都似永恒一般......没有一点一滴的变化,黑暗也仿佛亘古永存般。

    除了全身没有一点感知和周围是无尽的黑暗之外,她们甚至觉得这与平日中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不知道姐姐和那小子怎么样了。”王萱婷从一开始的提心听书2吊胆...再到现在的麻木,从未经历过空间穿梭,对于其中的一切都极陌生,而这一切......不要说她们,就算是天玄剑宗的太上来了也一样是一头雾水。

    “嗯!?”

    一股异样的感知出现在神魂之中,王萱婷已是有些麻木的神经再次紧绷。

    但是.....十几息过去了,周围的空间仍旧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似乎黑暗即为一切。

    甩了甩头,将警惕之感消去几分,王萱婷继续任由身体在无尽的虚无黑暗中漂浮。

    只是不知......自己最后会飘向何方。

    ......

    或许是从小在一起的缘故,陆岚萱与王萱婷的反应即为类似,神经或是早已有些麻木,若是有丁点的光芒都可以看到那有有些无神的双目。

    心神也早已从紧张、忐忑、恐惧变为现在的木然。

    “恐怕已竟有一个时辰了吧......”不过此时陆岚萱心底已是开始担心,自己会一只漂浮在这无尽的虚无空间之中。

    双目无神,任由空间控制自己的身形前行。

    ......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但南宫夜的双眸仍旧紧闭,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天边的尽头......一位少女与一位老头正在一艘极速驰行的飞梭之上。

    飞梭的下方则是一片没有尽头的凡花,虽着无尽的凡花没有蕴含一丝的灵气,但是颜色确实极为艳丽,青橙黄蓝交相辉映,如同陆地的彩虹一般。

    望向这一片花海,少女的眸子中精光不断闪出。

    “师父!我们就玩一小会儿!!”少女鼓着嘴不断地摇着老者的手臂。

    老者顿时吹胡子瞪眼,似乎不吃少女的这一套,不过紧紧只是几息之后,老者再也摆不住架子了。

    “唉......”低叹一声连道:“真是把你宠坏了!”

    老者虽这样说着,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是毫不掩饰,因眼前的这位少女天赋在他所有的弟子当中最为突出,而且极为重要的是......她在襁褓时就已经与自己一同生活,说是自己的亲孙女也不为过。

    老头如此慈眉善目之样,若是让熟悉他的所看到,恐怕会将下巴都给惊掉。

    “师父这花好香啊!!”少女笑面颜开,随手摘起一朵野花在鼻子旁轻轻嗅了嗅,笑容顿时更甚了。

    老者放下来以往的架子从少女从手拿起那朵野花轻轻嗅了下,嘴角的白须都慢慢扬起:“香就多摘一些,师父给你做个香囊。”

    “嘻嘻,谢谢师父!”少女虽然嘴上说着谢谢,但时却是丝毫没有要客气的意思。

    若是不知这老者的身份......恐怕只会以为这是以为普通的乡野村夫带着自己的孙女玩耍,但......若不是因为少女他根本不会碰一下这种毫无用处的野花,而若是没有少女将这一望无际的野花换成龙血草,恐怕这老者都不会瞧上一眼。

    “......那怎么躺了一个人?”少女忽然之中余光扫到了一道身影。

    一路小跑过去,听书4一位血人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而那位血人就是被空间乱流卷走的南宫夜。

    “啊!怎么是他!!”少女顿时发出惊呼。

    这一呼不要紧,那老者本是放下的心神顷刻提请,一股强大的灵压将方圆数里的花干生生压断,这股无形灵压甚至在老者的身侧形成了一圈旋风。

    就如同瞬移一般,老者的身形下一息就出现在了少女的身旁。

    “师父......你干嘛呢!!”少女嘟囔着嘴望向周围大片被折断的野花,埋怨之声不绝耳。

    “我......咳咳...”老者脸色刹时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般境界竟还如此大惊小怪。

    不过此时老者也望向了少女脚前的那位少年,不过这一望不要紧,老者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因为这位少年他们之前便是见过!

    “走!”老者神色几度闪变,最后拉起少女的手就要远离此处。

    面前的这位少年在之前就被他在心中下了死刑,即使就算曾经是一位神尊强者,但是......那样的伤势,可以说是真神来了都无力回天。

    但......极为怪异的一幕出现了,这位少年过去了这么久不仅没有死去,甚至还是伤势恢复之后再次重伤之象。

    机关心中好奇少年时如何恢复的,但一连遇到少年两次......心中警惕之感还是让他闪出走为上策的念头。

    “师父你干嘛啊!!”少女轻一跺脚,皱着琼鼻连道:“他才是一位灵境的少听书5年,才不是什么神尊境界的强者,再说了我们如果不救他他会死的!”

    “灵境!?”老者下意识惊愕道:“不可能!!”

    少年之前在他的感知之中,寸断的经脉之中确还有至少是神尊级别力量残余......难道是自己感知错误?

    将心底的疑问压下,老者看着将头别过一边的少女有些尴尬,上前几步蹲下身将少年的手腕缓缓握住。

    “......”仅仅只是几息,老者就已经确定了这少年的确就是长云山脉的那一位,不过极为怪异的事情出现了。

    少年寸断的经脉不仅完好无损,而且碎裂的命轮竟是消失不见了。

    “雪儿...你是怎么发现他是灵境的。”老者的不经发问。

    少女依然侧着头,似还在生老者的气:“他才刚刚突破,命轮都还没有凝聚,恐怕是猪都知道他是灵境!!”

    “......”老者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一切都显得太怪异。

    他不仅没有感知到少年的境界,甚至......现在细细想来自己的感知中少年的生命气息都似乎不存在。

    老者的眼底的沉思之色望向了南宫夜,他相信自己的徒弟肯定不能骗自己,那......只有一种可能,问题出在眼前少年之上。

    几息之后,老者眼底一道精芒闪过。

    “......哈哈。”老者抚着胡子打了个哈哈:“为师这就救他!”

    与上次相比,这一次少年的伤势可以说是极轻了,而且这样的伤势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随手为之。

    但......这也就是在他的眼中,若是在别人眼中,经脉数处撕裂,元气血气尽无而且神魂还有损伤,这样的伤势已经是绝症了。

    不过老者的心中仍旧是带着迷团,少年身上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可思议,如果说境界自己还有可能会辨认错,但是在伤势之上......是绝无可能的!

    命轮具碎,经脉寸断,自己不可能判断错误。

    “噗......”少女看到这一幕顿时绷不住了,噗嗤笑了:“我就知道!”

    “......”老头本是眉头一拧,但随后又叹道:“为师是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一股极浓厚的生命气息从老者者流向了南宫夜,而这股气息之中带着丝丝的淳淳柔水之意和苍翠的木之意。

    这样的气息强度对于治疗一个灵境的少年来说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不过......强大吸力从南宫夜的心脉处爆发,本是在治养全身经脉的气息被尽数吸了过去,没有一丝的余留!

    “!?”老者手指一颤,眼角跳了跳:“这小子是个什么怪胎?”

    在气息被心脉吸走的一瞬,老者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自己今天真的要在这少年身上栽一个跟头。

    “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暗念几声,老者顿时加大了力度......

    “......”如同南宫夜的手臂长刺了一般,老者如抓住钢针般将少年的手臂放开,极为惊恐的向后退去。

    就在此时少女说道:听书7“师父,有人来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